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
时光利刃

作者:段浩帅 时间:2020-08-03 浏览次数: ?【字体:

都丧失了。旧日时光,薄命青春,小小爱情,亲密老友,晨花和信念,少年突然翻过了重重的一页,被千金砝码压扁,再也无力爱慕你绝美容颜,再也无力为你垂下伤心泪滴,再也不能日夜不睡,想念你一颦一笑,再也不能莫名喜,莫名悲,用莫名邀来最美好哀叹。   

丧失了,何止是丧失?这危险的境地,悲哀的处所,从此,划开了青春飞速湮灭的涟漪。情绪澎湃的旧日,幻想是我最厉害武器,一日能屠龙百万条。信念坚定的曾经,玫瑰是我最纯洁情感,双眼能垂泪成深潭。过往,那女神曼妙,带着沉静微笑。

过往,她走在林中,引诱我走向湖边空地。阳光湿润,在我脸庞恣肆;树影温柔,投来神话意境。我能如此专注于你的美,如此倾慕你的美。现今,我情形枯槁,带着犹疑神色。现今,我走在街道,丢失自己在车轨楼顶。内心焦灼,烧伤最后信念;步履尴尬,奔向腐恶路途。我能如此迷失于我的欲,如此深陷我的欲。时光带来利刃,揭晓生命罪恶。

青春死后方知,人生无所适从。少年人的吟唱,戛然止于白日;女神给的垂怜,如今藏在何处?爱我吗?深爱的人。还爱我吗?不能不爱的人。花枝上的刺痕已成灰烬,花托上的芳香还能在何处追寻?爱哭泣的少年、长不大的孩子,也有老去容颜、失去温柔性情的那一天。尽管他很想哭,或者已经哭了,但是泪水已经不再如过往般清澈。历史被时光伤透,太阳被雨水浇灭。个人记忆的卷宗,藏在深林深处。谁去看?谁去看?小木屋纳不下追忆的热望,一夜的风,足以吹凉已经够上云彩的烟屑。双掌摊开,纹路纵横。这,就是握过青春幻象的手。双目闭上,眼泪泛滥。这,就是看过女神丽影的眼。时光的利刃,剖开我胸膛,这似跳非跳的心脏,依旧藏了某一种感伤的眷恋。那小小的爱情,百般辗转,寄托了我情感和人生哀思,

最后当青春寂灭,我依然用旧日玫瑰献上最美祭奠。

集团简介
联系我们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